永久的港湾

美文欣赏-美文网

永久的港湾

更新时间:2019-03-14 10:54 手机版

永久的港湾

  家,是迷途中一盏永不熄灭的灯;家,是梦里那个怎样也触摸不到的地方;家,是心底最后的一丝温存;家,是我永久的港湾。

  年少轻狂的我们,总想着离家,梦想雄赳赳气昂昂的做一只壮志凌云的雄鹰,自由自在的遨游在蓝天之上。可真正离家之后,才明白归属感是什么,才理解到游子吟里母亲的浓浓担忧,才领悟抵家是一个何等奇妙的字。余中光说乡愁是一枚邮票,是一张船票,是一方宅兆,是一湾海峡,但是我觉得乡愁但是是柴米油盐酱醋茶,琴棋书画诗酒花,但是是那些个性的人,个性的地儿,个性的声音而已。书上经常会写到梦的乡愁照进了现实,但是现实往往都是事与愿违。

  第一次有乡愁的看法,是在学生时代,贺知章的“少小离家老大回,乡音无改鬓毛衰。”余光中的“我在这头,家乡在那头。”只感受到文字的和美,淡淡的忧愁,再无其他。而真正考上大学离开家,一列列的火车带着我驶离爸爸的身边时候,我探出窗外,看着他徐徐远去的背影,眼睛刺痛着,似乎有什么工具压抑不住,就要从眼睛里面溢出来,他向我挥了挥手,示意我让我回去,背影满满的寥寂,爸爸臃肿的背影在我眼睑里徐徐远去,在飒飒的寒风中,高一步低一步的淡出了我的视野,如风一般的在这昏暗的天空下不见得无影无踪。这世间有两种我无法忘记的光线,一种是我们回不去的时光,一种是爸爸转头望向我的目光。首首民谣句句唱着我爱你,篇篇故事字字都在忖量你,你总翻到翻到一首歌或一篇故事陪伴你夜夜美梦,也代表着我忖量你的点点滴滴。[由美文网www.44s.com.cn整理]

  家,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文字,承载了太多的坚强与职责,带来的工具就像空气一般无形却让我们为之依靠,也许人生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,但是可能因为有家的存在,在生命那些不太完美的时刻,也变得完美起来,就是家好地方在吧,家人之间无需太多言语,太多接触,只一个眼神,就相互明白,酒是陈的香,情是旧人浓,家是眷念的愁。辛弃疾在《清平乐》里写:大儿锄豆溪东,中儿正织鸡笼。最喜小儿亡赖,溪头卧剥莲蓬。许多人诉苦说家里鸡毛蒜皮的小事太多,但是其实平平淡淡的生活就是家,细繁琐节的小细节就是家,当你有一天离家远去时,想念但是妈妈唠叨的话语,爸爸指责的关切而已。家是永久看不厌的风物,家永久是心底最温暖的地方。

本页面《永久的港湾》的转载信息

本页标题:永久的港湾

本页地址:/xinshang/47793.html

转载请以链接标题或地址的形式注明出处,谢谢!